首页 关于2061计划 研发领域 出版物 会议与研讨
  关于AAAS | 连线2061 | 联系方式
 
 
第一部分 基 础

 引  言

  在科学教育中,如果要想在政策上和经济上制定公平的决策,实际上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因为其中存在种种原因。如何能够通过各式各样的地方选民去影响国家、州以及当地的政策制定者,这是其一。缺少各地区之间的公平立法协议,这是其二。从长期的趋势来看,很难制定能够导致真正公平的良好决策,因为,所需的有关数据和研究实在是太有限了。“2061计划”是针对所有学生应具备的科学素养而制定的,并为此目标而制定相应的标准和期望值。已获成功的多项计划实例表明,就有关方面的意愿和必需的资源而言,这个目标是可能达到的。

  有时,政策和经费如光随影形影不离。两者通常存在因果关系,经济来源即使不属于决定性的,通常也是颇有影响的。如果考虑到正常的教育原则,学校董事会所制定的各种政策方面的决策,大多是要降低学生与教师的比例、延长学年或增加课外活动,这些都会大大增加年度预算额。对于同一个学校董事会而言,如果面临巨额预算赤字的威胁,它为了维持正常的财务状况,就不得不提高学生与教师的比例、缩短学年或减少课外活动。

  在实践中,政策和经费之间的相互影响,肯定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它们之间的相互影响,并不总是那么明显。举例而言,既不能肯定一项教育政策的决策能够产生多少元的价值,也不能肯定一项预算的决策能够产生多少教育的价值。但是有一点却完全可以肯定,这就是,一项政策上或经费上的决策,很难会对所有的学生产生同样的影响。在美国,人们一直在呼吁教育要公平,但这个目的始终未能达到。要使所有的公民具有同样的科学水平,这种设想是否能成为现实,完全要取决于今后政策上和经费上的决策考虑得有多周密。面对政治上的多元化,以及决策上的分散化,这种前景真是有些令人气馁。看来,美国的教育制度一定要具有一定的本国特色才行。

  人们需要对教育的正确形式和质量进行系统性研究,以便形成教育的政策和实践。对教育的各个方面进行研究和思考,其基础应当尽量着眼于对未来的乐观希望,而不是根据无可否认的以往的悲观事实。当前的教育研究,只是描绘出教育中的成功与失败以及困难与机遇,但是,它显然未能围绕科学素养这个中心思想而建立一个明确的研究日程表。这种研究日程表的一种重要特性是,它应当是跨学科性的,这不是指其内容,而是指其研究方法。教育研究作为一种相对较新的学术领域,在这方面还只是刚刚出现一批开创者。定性方法已得到越来越多的应用,这有助于教育研究与课堂实践之间的协调一致。但是,要想找出一些能使研究人员和教员相互接近和更积极配合的有效途径,其前景可以说满布荆棘和富于挑战。

  在后文的“公平”、“政策、“经费”、“研究”等各章中,大多只说明其本身的内容,而未阐明其间的相互关系。但是,读者阅读这些章节还是有益的,可以注意其中所含的相互联系,并将其中所未说明的联系自行列出。以下所列的各项问题,是针对相互联系而提的。我们之所以要提出这些问题,是想和读者进行对话,使读者对各章的议题获得更深的了解,而不要求读者对其褒贬。其中有些问题,似乎可以从某章中直接得到答案,而另一些问题则无法直接得到答案。无论属于其中哪种情况,在您仔细阅读各章之后,我们再一次请求您,把您所提出的各项问题通过电子邮件地址:blueprints @ aaas.org通知《科学教育改革的蓝本》新闻室  (Blueprints News Room)。

公 平
  1.公平的机会有无可能保证得到公平的结果?应当用什么方法来衡量机遇?应当用什么方法来评估效果?有关机遇与效果之间的关系,在《研究》一章中有哪些叙述?
  2.在美国教育制度的特点中,有哪些是公平的机遇和效果的最大障碍?其中有哪些是最易于改进的?
  3.在现有的经费资源分配不公平的情况下,能够做到使人人都具有相等的科学水平吗?公平的经费分配,能够实现真正公平吗?在提供公平机遇时,是否有某些资源比其他资源更重要?
  4.在科学和数学方面,有哪些学生群体更需要帮助?他们的需要都相同吗?相同的教学政策、相同的支援政策、相同的组织政策,能够同样好地为他们服务吗?他们需要同样比例的投资吗?
  5.在承认个人差异和文化差异的前提下,怎样才能达到共同知识水平的一组目标?需要新的教学设备和教学方法吗?我们怎样才能使所有的学生都达到高标准的期望水平?

政  策
  1.在政策决策中,如何体现“为所有的学生制定一组高标准的知识水平”以及“注意到个人差异、社会经济差异和文化差异”等要求?在制定这些决策时,有无可靠的教育研究作为依据?
  2.制定政策决策时,是否要分为联邦政府、州、地区、学校和课堂等层次,有无可能制定出相互协调一致的政策,而不是出现相互冲突的政策?
  3.如果制定政策决策的权利由国家政府这一级下放到州政府、地区和个别学校等多个级别,那么,到底由哪一级来负责保证教育的公平性呢?制定对教育公平性有影响的州级政策和地区政策时,如何在财源的权利和法庭的权利之间取得平衡?
  4.州级教师培训的各个机构以及各地区的各种政策(如雇用、工资、专业发展机会以及任期等),都会影响教师的质量,那么,如何才能改进这些政策呢?如果要改进这些政策,需要花多少钱以及由谁来承担这些费用?州或国家是否有某种政策,可供改进城市或边远山区学校的高质量教师的分配?
  5.是否存在能够影响教育政策的专业协会或联合会?如果有这样的组织,它们的影响是加强改革呢还是阻碍改革?尤其应该关注的是,这些组织是否能够推动教育的公平性?

经  费
  1.促使所有的学生都具有科学素养,并将此列为最优先的政策,那么,采用这些政策会耗费多少经费呢?对于将来可能从事科学事业的人或可能从事与科学有关领域的人,这些政策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呢?需要什么样的教育研究来回答这类问题呢?
  2.对于科学和数学教育(或仟何其他学科)而言,如果钱怎么花要比花多少钱更为重要的话,那么,为了指导用好现有的经费,是否存在以研究为基础的某些原则?为了估算投资的下限,在这方面是否有什么基本原则?
  3.改革所需的经费是否会成为一种额外的费用?或者,它仅是现有经费的重新分配?是否存在这样一种学问,它可以为决策提供依据,以便指导如何分配各项改革费用,如:重新培训教师、为教学提供较好的设备、提高技术水平、重新安排组织结构以及教育系统的其他方面?
  4.为了进行教育改革,拨款政策的制定可以通过哪些形式?例如,国家机构、州机构、慈善基金会或建立某种新形式。怎样才能使拨款政策变得效率更高一些?各拨款者之间是否需要协调一致?能做到协调一致吗?
  5. 是否采用了经济刺激的方法,以鼓励各州和各地区使用自愿的标准?这种经济刺激的费用需要花多少钱?由谁来负担这个费用?为了能够得到各州和各学区的积极响应,有没有其他的刺激方式?

研  究
  1.考虑到整个美国教育企业的总费用是有一定数额的,国家究竟应该在教育研究方面投资多少?在研究如何提高知识水平和研究政策课题时,两者之间应该怎样取得平衡?在研究如何扩大基础知识和研究如何协助解决迫切问题时,两者之间应该怎样取得平衡?在研究教学、政策与经济等决策和研究如何决定这些决策效果时,两者之间应该怎样取得平衡?
  2.采用什么样的政策,可以使现有符合科学标准的研究机构现状,由过于分散变为较少分散?采用什么样的政策,可以保证在尽量长的时间内带来有用的知识?是否需要一个研究日程表?或者,不管那些富于创造性的研究者正在着重研究什么课题,只要他们的研究是针对教育研究中的系统知识就行,是否有某种支援政策能更好地为他们服务?
  3.在以各种标准为依据的改革目标所进行的研究中,如何才能强调学术和政策上的公平性?通过这种研究所得到的学问,是否有可能得到较广泛的应用?
  4.这种学问创造出来之后,怎样才能影响教育政策和教育实践?对于教师、教学设备的设计者、管理人员以及教育系统中的其他人员而言,需要接受什么样的培训,才能使他们理解和应用这种学问中的各种创见?
  5.在强调长远观点的教育研究时,怎样才能赢得研究界的支持,并同时使他们得到鼓舞?在一项教育研究中,怎样才能揭示人们从儿童到成年的学习水平成长的整个过程?他们对于重要问题的理解能力是怎样得到发展的?一项教育研究,怎样才能将学习、教学、教学设备、评估等知识综合为一体,使得所有的教育工作者都能利用这种学问?

中国科学技术协会 版权所有 1998-2009 Tel:010-68571875 京ICP备05038051号


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办公厅 主办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3号 邮编:100863


中国科协信息中心 技术支持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学院南路86号 邮编:100081